妈妈的坎坷

发布于:2020-10-15


在经过长时间的运作并得到王叔的担保后,妈妈和我来到米国的西部小镇,来直接投靠以前爸爸曾帮过的王叔。

一下飞机走到机场出口的通道就看到一个身高一米八左右,体重估计有二百多斤,大肚子,秃头,圆脸,三角眼,趴鼻子,小薄嘴唇的一个穿黑西服微笑着并招手的中年男子和妈妈打招呼。我想那应该是王叔了。

见过礼后,我们坐上王叔的汽车。(据说他以前是我国沿海某海关司长,我爸爸