妻死岳母代替

发布于:2020-10-18

妻子在一次意外中不幸离开了我,正值中年的我饱偿了人生三大不幸中的中年丧妻。为了妻子临终的托付和对妻子的感情,我一直没有再续弦,而是不计辛苦的将孩子供养到了大学。期间,也有生理需求难耐的时候,也曾尝试去过风花雪月的场所,但终还是没有卖出买乐的一步,也许那时的我还守护着自己的道德底线吧。这些年也多亏岳母帮衬,才使得我度过乐失去妻子后的一个又一个难关。随着孩子上学远去,岳母的概念在我脑海里